《第一章》

 

 

「你那邊過的好嗎?有沒有自來水洗澡?晚上山裡蚊蟲多嗎?記得噴防蚊液

 

「知道了!知道了啦!」這是24小時前,楊可跟著槍隊在山裡玩生存遊戲時,從手機傳來的嫌棄聲,如今仍在楊媽腦海裡轉,雖然可以想像楊可的臉一定很臭,但她卻覺得能永遠被活人嫌棄,也是一種幸福。

 

「遺體送進殯儀館後,我們會,」負責張羅後事的阿良〈禮儀師〉,在攤開書面文件時,被一雙爬滿刀痕的手按住。

 

「搞什麼鬼!」楊父猛拍桌子。「請幾個法師來唱唱跳跳,竟然要這麼貴?」

 

「什麼唱唱跳跳?抱歉,抱歉,你別亂講話。」尷尬的楊媽拼命鞠躬。

 

「我有錯嗎?這種事情只有你們懂,誰曉得真的假的?」

 

「這其實是公訂價」阿良顯然受那一掌影響,說話失去次序。「但我們還是會依照您的情況打折

 

「打折?我要得是效果!他們嘴裏雞雞歪歪到底唸什麼?還有『嘛咪嘛咪』的咒語歌,總也得先發個譜來瞧瞧有沒有錯吧?說跪就跪,要磕頭就得磕頭,如果拜到最後沒效怎麼辦?你說!沒效怎麼辦?」

 

「一人喝一半,感情不會散。」隔壁桌的禮儀師鬱金香,將沖好的飲料遞給客人時,俏皮地眨了眨眼。「我們公司的伯爵奶茶,可不是一般市面上,單以錫蘭紅茶為主的喔!」鬱金香描述時,彷彿將客人從辦公室帶進電梯,到了莫須有的N樓,等金屬鋼門展開,映入眼簾的風景是日月潭,是民國十四年的日據時代。

 

「好強喔!」阿良的內心已被載去幻境,但身體卻讓楊父的歎息聲搥出汗珠,一粒粒滾出額頭,投進日月潭自盡,於是他乾脆頂撞說:「一人一半怎麼夠?乾脆一人一杯!請嚐嚐本公司的奶茶!」

 

可能是被突然鞠躬的姿態嚇到,楊父頓時才感覺自己歇斯底里了。

 

鬱金香在隔壁座位向阿良比二。『來兩杯伯爵奶茶的意思嗎?』

 

阿良猛點頭。

 

「關於歌詞部份,我一定會要求法師提供紙本,並且逐一解釋,您也知道佛家所使用的經典,多半是稀奇古怪的文字組成,啊!不!不是稀奇古怪抱歉抱歉

 

「你別這樣為難人家,超渡本來就是一般都會做的,我們寧可信其有。」

 

「寧可信其有?花錢就只能做到這點程度?你們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嗎?我要的是兒兒子能夠收到。」每當講起『兒子』二字,楊父總會不自然地結巴。「至於頭七人都死了還能夠回來嗎?回來的,又真的是我兒子?」

 

一直替老公道歉的楊媽,這會兒也沉默下來,想起哲遠出生的第五年,自己在騎樓地上滑倒流產,罹患憂鬱症,老公為了協助改善病況,才會天真到從領養中心抱回一個嬰孩,取名楊可。

 

「其實心誠則靈」阿良搬出最後的安慰句。

 

楊父飲下一口奶茶,讓甜蜜軟滑的滋味,柔化進乾癟枯躁的食道中,甚至溜入心底一直壓抑,拼命提醒要斬斷的事,但霎那間曾經擁抱嬰孩、餵奶、換尿片等畫面,全嗆上鼻腔,漫天掀起自責的情緒。

 

「我這個作老爸的,是真希望能做點什麼,但你們卻要我買個心誠則靈?到底是花錢安慰活人?還是安慰死人?我要的是對孩子有幫助,他能夠感受到我我愛」楊父又哽咽住。

 

「老公」楊媽邊扶住丈夫邊哭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