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9  

昨天大兒子的老師留言:

香蕉爸爸您好,我發現楊XX把聯絡簿抄好,讓我檢查完之後,會偷偷擦掉最後一條,讓回家作業變少......

 

「天啊!好大狗膽!」這很可能是她娘見到紙條後的心情,所以等我回到家時,兒子已經被狠狠處罰過了。

感嘆啊...才剛上小學二年級就崩壞得如此之快,以後要是接觸到更多潛規則,再加上同才間影響來影響去,這孩子還會染上多少惡習呢?

打架、翹課、抽菸......吸毒?偷摩托車零件,銷贓賣錢?

身為引導者,我並沒有嚴厲苛責,因為她娘罰過之後,老爹所能接手的就只有『建造』而已,但究竟要建立他甚麼?別說謊?別調皮?還是下回使壞前先看看情況,不懂得察言觀色才是笨?

 

唉!我茫然了。

 

瞧瞧新聞裡所謂上流、名流吃乾抹盡的嘴臉,人人鄙視臭罵,但又羨慕他們房子一棟接一棟買,汽車一輛接一輛換,馬桶一個接一個坐,二奶一個接一個......許多人已經尾隨其後,撇下廉恥追上去了,那我要教孩子甚麼呢?

 

說謊的技巧如果不從小練習,如何能駕輕就熟、不著痕跡、不留餘地,人人愛聽。據說美國政府已經把官員的道德操守,與工作表現分開,只在乎能力就好,你認為呢?

 

霎那間,香蕉爸爸與自己爭辯出一套謬論:

謊言是相對的:

因為你向我誠實,我才向你誠實,你敢欺瞞我,我就敢和顏悅色的唬嚨你,幹麻挖心掏肺之後還被愚弄。

 

婚姻是相對的:

因為你對我好,我才對你好,一旦你停止用心經營,我也會很快放棄,幹麻一個人忍氣吞淚,你卻夜夜笙歌爽歪歪。

 

學校教育是相對的:

你乖,我就多教些私人本領,你無心上課,我就端口木魚在台上誦經,幹麻苦口婆心、罰你督促你之後,還被家長、校長嫌。

 

「天啊!這些是謬論嗎?還是被許多駭人聽聞的無奈澆灌長大,從真相裡錯生出來的病態?」當晚香蕉爸爸倒在漆黑中,失眠,不是不知該如何引導兒子,而是一想到『相對變成絕對』之後,所謂的絕對就不存在了,那我這個學習無悔付出的丈夫、老爸又算甚麼呢?

 

~~耶穌救救這個社會吧!香蕉跪倒~~~

020 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案讚圖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