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  

有一種怒氣叫「無名火」,它燒得莫名奇妙,令人摸不著頭緒,而另外一種怒就師出有名,當你要孩子去執行某項任務,重複了好多遍仍未照辦時,這把火會瞬間擦亮,燒紅了拳頭眉頭。

不過無論是哪種火,一旦不可收拾了都極恐怖,今晚香蕉就在「幾乎失控」的狀態下,與孩子們獨處。兄弟倆因為打鬧過份屢勸不聽,才剛被抓來狠狠教訓過,但處罰完畢香蕉心裡仍氣,仍碎碎唸著『繼續揍、繼續罵』等話。

當下趕緊叫孩子們去房間,保持距離,且保持安靜,因為老爸手裡正有根熊熊噴焰的火把,腰下浸淫油池。

香蕉把自己困在電腦桌前,雙手不停磨臉,雖然有讚美耶穌的詩歌從I mini 播放,但印象中卻唱成驅魔趕鬼的詞,因為真有隻鬼掛在窗緣,隨時等人歇斯底里了就撲上來,要欣賞小孩被揍哭。

「我好想發脾氣…好想狠K你們一頓…但不可以…但也不想忍…」香蕉呻吟著,並努力用意志力和慾望摔角,這慾望說要「順從自己」,那意志力勸要「學像耶穌」。

突然,有兩條溫熱的小手攀上亂顫的背,是大兒子來抱我,小兒子也貼靠來腿邊。

「天啊!我好想大哭,因為真的不願意再發脾氣,再瞪你們打你們,可是……」

孩子們什麼也沒回答,只是原本擁抱的手又更親密些。

「耶穌啊!謝謝祢,因為原來把拔也是需要被秀秀的。」三根香蕉抱著禱告,滅火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