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斯_漫話08  

關於死亡,我們要如何引導孩子,才能夠不讓難過,先有心理準備?

這個問題對香蕉來說,答案只有一個,因為當你天天舞著大旗,喊要積極、要正向、要充滿熱情走跳人生時,死亡無疑是個句號,是個身穿隱形斗篷扛著斧頭的劊子手,時辰到了,無論你富有貧窮、奸詐誠懇,祂都罔顧情面、不受賄賂。

 

可是每當想起養父〈已逝〉,香蕉愁眉苦臉的時間卻少之又少,是因為無感?絕不可能,小時候他天天幫我洗澡,每次蓮蓬頭一澆上香蕉頭,他總會無辜挨打挨踹。

 

「嘴巴閉上就不會吃水,閉上!」養父半笑著叫。

 

「哎呦...咕嚕咕嚕〈吃水〉...停!停下來咕嚕咕嚕...」那時香蕉幾乎每天都哭爹喊娘,求救聲響徹公寓。

 

等自己的孩子出生後,香蕉偶爾會在床上講些有關爺爺的事。

 

「野爺在哪?」兒子問。

 

「天堂。」

 

「那是哪裡?如果我去了,爸爸媽媽也會在嗎?」

 

香蕉起身半坐,左看右看,孩子好奇跟著學。「把拔看甚麼?」

 

「宇宙!對上帝來說,地球就像是這間屋子,有書櫃、有冰箱、廚房、玩具機器人,還有蓮蓬頭噗ㄘ噗ㄘ...」香蕉比起打水戰和切菜,邊逗孩子邊笑:「好玩嗎?」

 

「厚嘿!飛踢!」父子三人疊起來。

 

「可是不只這樣,天堂就像是房子外頭,有大海、有星星、有藏著小蟲、動物的森林,甚至

好多好多從未見過的東西呦!」香蕉安撫孩子躺下。

 

「那也有巨人?小精靈?」

 

香蕉笑了。「聖經上說天堂裡沒有疾病、沒有眼淚、悲傷,所以爺爺一定『在那兒』很快樂。」

 

「但他見不到我們...」兒子沮喪。

 

「哈哈!將來我們也要去,在耶穌眼底千年如一日,一日如千年,」香蕉把臉埋進被子。「乾脆馬上飛吧!」

 

「我也要!」「不可以,我先!」孩子倆爭著。

 

NO NO NO!那我怎麼辦?」芭樂奔出浴室,跳上床舖猛親......兒子〈喂!老公的嘴唇也很粉嫩耶...香蕉哭〉

 

 

其實人人都要面對死亡,重點不是如何學無感,而是清楚死了之後去哪裡,只要有把握,就不至於撕裂心腸了。

現在芭樂想起爸爸時,香蕉很無能,只能陪著她掉眼淚,因為話術人人都懂,唯獨不讓孤單佔據,才是丈夫最好的安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