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5  

 

今天在茶水間倒水時,恰好遇見兩個女生〈不認識的〉,她們聊著靜脈曲張的事,手舞足蹈,口沫橫飛,從小腿講到絲襪,又從絲襪講到裙子,然後突然間,B女蹲在A女腳前沉默好幾秒。

「哇!妳的腿一隻粗,一隻細耶!」

A女驚訝低頭:「怎麼可能?哪裡哪裡?」只見她撩起短裙〈我絕對沒敢看〉,渾身僵硬的站在旁邊,聽著飲水機冰開水『嘩啦嘩啦...』洩下,香蕉鼻孔裡的甚麼甚麼也跟著嘩啦嘩啦...

「啊現在是怎樣!大家都這麼開放喔?」有人願意回答香蕉嗎?是我的存在感太低?還是有艷福?

 

 

其實男人都喜歡自動送上嘴的野味,但香蕉當兵時常常作一種夢,大家都知道,部隊是個母豬賽貂蟬的封閉世界,所以作春夢是很自然的事〈自圓其說〉,結果就夢到有個辣妹坐在我身上〈細節不詳述〉,正樂得快活,呻吟聲不斷時,她表情驟變,眼皮因鬆弛而下垂,像張皺爛的慘白皮布,搭在蹦凸的眼球外,瞳孔上吊,眼白裡反射出我的臉,我的驚恐...

 

「喂!誰?是誰把臉盆鋼盔放在我肚皮上?」 

 

 

 

送上嘴的索性吃吃,無傷大雅?

 

反正男人偶爾都用下半身思考?

 

而且哪有人不犯錯?

 

 

 

「可是...這個世界很詭異,」補洞人從喧嘩的茶水間出現。「犯錯的代價,往往都是爽完無數次後,當你懊悔了想回頭時才浮現,並且牠索討的對象不是你,而是對你太太!你小孩!」

 

 

 

香蕉聽著飲水機冰開水『嘩啦嘩啦...』洩下,從兩女身邊離開,戰戰兢兢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