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  

 

先是彎彎,後是九把刀,那下一個擁上網頁頭版『做錯事』的會是誰呢?其實不用揣測別人,捫心自問就可以曉得『做錯事』的會不會是...我?

 

人原本就是感情脆弱的動物,容易對著孩子想起童年,渴望在遺忘了的記憶中尋找母親,還有老爸鬍渣弄癢過的痕跡。心理學家說,我們都會不自覺從情人身上,尋找原生家庭的蹤影......是真的嗎?

 

我曾經把劈腿的責任怪罪給遺傳,但後來卻發現人人都有可能,差別只在於持續被異性關心了嗎?持續被異性呵護了嗎?如果誘惑持續著...持續著...就能等到我們情緒低潮,無法從妻子或丈夫獲得滿足的時刻,然後加點氣氛,灌點酒精,甚至損友慫恿之後,只要空間夠私密,你還能把持住什麼?

 

香蕉爸爸自認很容易做錯事,所以一點也不敢誇口。

 

前 兩天有個朋友問我,明明這社會就亂七八糟、豺狼虎豹,為何家長還要規定孩子不准說謊、不准打架、不准頂撞反駁、不准變壞?當下我答不出來,但現在知道了, 原來我們都是離開伊甸園,跌落泥巴坑,在罪惡汙穢中打滾的孩子,老早DNA裡就被寫上『我要住在善良和平的快樂世界』,但有人卻說根本沒有伊甸園,只要靠 著行善積德就可以活得安心,甚至還說這輩子是用來還上輩子的債?


那麼會有真正的公平、公義嗎?


好像財團吞了我們那麼多錢,吐出來的卻是垃圾、餿物,法律不能還老百姓公平,就算罰了幾千幾百萬,也活不回病死、枉死在床榻上的親人,所以.....

誰來保護想善良的人呢?

誰來安慰那些無論另一半多冷淡,都汲汲營營為了家、為了孩子勞碌的妻子、丈夫?

誰又來等我把孩子敎成乖寶寶之後,替他抵擋這個洪水猛獸的世界?

最近香蕉爸爸在公司遇見一個原住民女孩,她很愛唱歌,也想把表演當成工作,但那些劈腿、陪睡、被包養的故事令她膽怯,那些必須獻出肉體才能捧上舞台的潛規則,令她不斷問:

誰來保護想善良的人呢?





019  

這是那女孩的歌聲,希望大家喜歡:

 

 

 

   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