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芭樂太太身孕很重,常在沙發上躺,所以探望婆婆的責任就由黑蕉我一肩扛起,事實上,這合情合理,因為考慮到高齡產婦水腫的太嚴重,能多休息就多休息吧!

 

但回娘家呢?

黑蕉家距離婆婆家,搭公車約十五分鐘。

黑蕉家距離丈母娘家,開汽車約四十五分鐘。

 

某天,小姨子打電話來:「姐,等等一起走,好想念媽咪喔!」

芭樂:「好呀好呀!」芭樂眼神發亮。「我也好想媽咪,哭哭

黑蕉:「咳咳妳好久沒探望過我娘了耶!」

芭樂:「人家腳水腫嘛。」

黑蕉:「我媽是七十多歲的獨居老人,比起年輕健康、到處走跳的丈母娘更需要關心吧?」

芭樂:「人家腳不舒服嘛哭哭

 

選擇不再繼續叨唸的我,調好一壺冰鎮蜂蜜檸檬:「我知道了,等等帶著在車上跟大家一起喝吧!」

 

老婆離開後沒多久,我娘打電話過來。

婆婆:「芭樂呢?她的水腫有沒有好些?我來跟她說說話。」

黑蕉:「她恢復的不錯,但回娘家去了。」

婆婆:「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

 

其實黑蕉不傾向說謊,因為大家都曉得謊言的效應,至終都會如滾雪球般殺傷威力驚人,黑蕉傾向闡明事實,從實情中找出值得“體貼、體諒”的地方,將心比心。

 

事後,芭樂太太擦著冷汗說:「我要是有你這種口才,早就不會怕你媽了。」

黑蕉:「咳咳其實不是口才問題,而是有沒有真正接納過自己是“媳婦”,應該要關心、孝順長輩的問題,我想妳還是抱著“我只關心想關心的”、“我只孝順,我認為值得孝順的”吧?」

 

長輩容不容易相處的確是個問題,但黑蕉也發現,儘管有些老公很願意替妻子說話,擋住來自婆婆的嘮叨,但太太們仍然想逃……別逃了呀〈男人仆倒〉!別讓我們一直夾在兩個女人中間剝了皮,熬煮中……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