養母是孤零零的獨居老人,與之相處過的長輩們都嘆氣說,她脾氣倔、主觀意識強、愛叨唸等等。

 

這種性格會嚇得旁人避而遠之?

叫嫁進來、娶進門的媳婦兒聞之色變?

答案是YES,那該如何幫助他老人家不再倔、不再愛左右人、不再叨唸呢?

 

答案是……沒有!是的,起碼對我這個晚輩來說“沒輒”,因為我老早就吵過,甚至拍桌子咆嘯:

 

「媽!我長大了,別管那麼多可以嗎?!」

「媽!妳到底在堅持什麼?我有時候真羨慕哥姐,人在國外耳根清靜...」

 

養母年近七十五、六,難道還要再忍受上面的這些抗議?說抗議是好聽,因為常常根本是仗著孔武有力,把養母當成小朋友罵,所以黑蕉爸爸我選擇不動怒,但也不表示只能忍受。

 

記得老三出生前的週末,我特意帶兩個孩子回去探望,未見到奶奶之前,父子三人就蹲在一樓大門口咬耳朵說:「還記得奶奶上回包的壽司嗎?就是你們很愛吃的那個,」我拿出事先買好的海苔片。「等等要記得也請奶奶做,然後我們跟著學喔!」

 

對付難纏長輩的方法一:

找出長輩所擅長,且能和晚輩一同進行的活動。

 

一個禮拜才見一次面的我們,那晚有大半的時間都在製作壽司,當奶奶嫌他們把飯桌搞亂時,我就插話對孩子說:「如何,包壽司不簡單吧?奶奶這身功夫想不想學?」

 

原本以為小朋友會諂媚一下,但竟然冒出:「不想,我們吃奶奶做的就好。」

 

哈哈臭小子!奶奶手裡那條是老爸的。」我故意跟孩子搶,讓養母分散火力,30分教訓小孩要勤奮、自己學著做,70分責備我幼稚。

 

接著晚飯吃到一半,兩個孩子想以開水代替熱湯,但奶奶卻直接搶過碗說:「不行!要先喝湯,奶奶花了好久時間才煮出來,你們天天外食,比較少吃到真正營養的東西。」她一匙接著一匙舀,巴不得把一整鍋全塞進碗裡。

 

「哎呦」小朋友開始蠕動,不耐煩。

 

「這湯煮得好辛苦,」奶奶繼續一匙緊接著一匙舀。

 

乍見此景的我,面露貪婪地替兒子把碗接下。

 

對付難纏長輩的方法二:

主動迎向冏境,且讓矛頭指向自己。

 

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喝到剩一半才還給兒子。

 

「喂!你幹麻?」奶奶怒。

 

「味道又更鮮甜了,讚到爆耶!」我邊笑邊轉向小鬼們。「快快享用奶奶的愛心,」眼神隨之堅定。「並‧且‧給‧我‧吃‧光‧光!」然後面色合宜的轉回看奶奶。

 

當家人聚集時,黑蕉爸爸選擇以打太極的方式,拿幽默為目的來對付脾氣難搞的長者,因為就算反抗了、狂罵了、翻臉了,也改變不了頑固之人的頑固,並且老一輩的堅持就完全毫無可取?

答案是不一定!

這點身為晚輩們的都知道,但就是因為幾句“挑戰”被曲解成“挑釁”,才會永無止境的槓上,跟娘越嚷越亂、越嚷越失焦。此時身為兒子的,既然比老婆、孫子都了解母親,就應該主動跳出來扛,保護雙方呀!

 

P.S.香蕉你個芭樂的漫畫終於在臉書PO滿一整個月,歡迎大家登入粉絲團留言,並且盡量分享出去,支持我繼續畫下去喔...哈〈打哈欠〉該去換尿片了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