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2  

 

上午臨出門上班上學前,大兒子按照慣例巡視玩具,向所負責照顧的一切道別時,突然蹲下來發愣,我好奇問:「怎麼了嗎?」由於他的舉動異於平常,所以原本要冒出口的「快快快!遲到了!」等話,就硬是吞回肚子。

 

這種耐住“急”的技巧其實不難,因為有什麼樣的動機,就帶出什麼樣的決定,如果你把每次孩子“稀奇的行為”當作機會,陪伴他長大的機會,就自然能夠暫時將難聽的詞句吞回去。其實要查出孩子的拖延究竟是出於貪玩?還是另有隱情?只需要幾秒鐘而已。

 

我好奇問:「怎麼了嗎?」

兒子瞬間崩潰:「小濃濃〈飼養的寄居蟹〉…死了…」

 

我很感謝上帝,當他痛哭的第一時間,我能以父親的姿態蹲在他旁邊。

 

當時我拿起寄居蟹確認死亡無誤之後,試著安慰兩三句話,但大兒子卻軟軟地癱瘓在沙發上,口裡直喊:「我不要再養任何東西了!我不要…他們都會死掉…」

 

「怎麼辦?要幫他請假嗎?」瞧兒子眼睛哭腫成滷蛋那麼大,真是可憐,但請假對他有幫助嗎?他的崩潰是因為小濃濃死掉,是因為對生命捨不得,所以應該要處理的是“情緒”與“認識死亡”,而非放個假任由他大哭一場。

 

那時我坐上沙發,家裡的兩隻貓咪便飛奔過來,按照慣例搶著要攀我大腿。

 

「孩子,你知道爸爸為什麼養貓嗎?明明曉得有一天牠們也會死,卻仍然照顧牠們。」

 

大兒子不發一語。

 

「“時間”是上帝賜給人類最寶貴的禮物,因為有了時間,生命就能夠從a點走到b點,起初你不曉得生命是如何來,也不曉得將會往哪裡去,但這一切是為了讓人類學習尊敬,尊敬創造生命的那一位。」

 

「可是我不想再養了,牠們死掉我會傷心!」大兒子想起還有一隻寄居蟹活在寵物箱,說:「我要把小胖放生。」

 

「放生?這樣好嗎?你看我腿上的貓,已經習慣肚子餓了找飼料盒,尿尿急了走去便便盆,生活的安安逸逸肌肉退化,如果我現在把牠們放生,是愛牠?還是害牠?」

 

大兒子不發一語。

 

父母親用經驗來安慰孩子,是很正確沒錯,能達到同理心的效果,但這樣還不夠,因為生與死的課題太龐大,還需要更多高超的協助才行,我拉近孩子靠在懷裡,說:

 

「有一天老奶奶也會從a點走到b點,爸爸除了好好把握時間孝順之外,還能夠不用哭是因為聖經說b點之後,我們會再相聚…」

 

與其空汎的一昧安慰,不如殘忍、狠心地陪孩子面對死亡。

 

這是香蕉爸爸從小就分享給孩子的絕對態度,而事實也證明,他們漸漸養成有了“不棄養、不放生”的勇氣,願意跟我ㄧ起把小濃濃暫時冰在冷凍櫃,重新背起書包上學,並且主動到圖書館找昆蟲資料,與他的母親搜尋更多有關寄居蟹飼養的知識。

 

原來無論是人、是動物、是昆蟲,都可以不必害怕死亡,因為創造生命的那一位,既然以“愛”為出發點,又怎麼可能惡意使人活在恐懼之下。人類身上有神的影子,既然連我們也會對所愛的因材施教、細心呵護,那何況是神呢!

 

在a點走到b點的過程中,我們可以不斷嘗試不斷冒險,因為在b點之後,又是另外一個新開始。

 

032-1 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EER 的頭像
BEER

香蕉你個芭樂

B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